欢迎访问:澳洲幸运10群

当前位置

主页 > 散文精选 >

访埃及经济学家易卜拉欣·欧尼沙威教授

发稿人: admin 来源于: 未知 发表于: 2019-09-14 被阅读: 在线投稿

本文节选自张翠荣的《另一片海:阿拉伯之春、欧债风暴与新自由主义之殇》一书,是该书作者张翠荣对及经济学家易卜拉欣·欧尼沙威(Ibrahim Elesawy)教授的专访。


  问:我们都说,发作在今年年初的埃及反政府示威,公民不仅要推翻穆巴拉克这一位独裁者,还要对恶劣的经济状况喊出最有力的控诉。外界对此可能感觉很奇怪,埃及曩昔数年都能够保持高经济增长,为什么公民到最终却因为生活窘境而走上街头、闹起革命呢?

  答:事实上,在这场埃及革命里,声音甚为纷陈。开端反政府示威由年轻人建议,他们以为自己是社会的受害者,没有作业、缺少社会流动、看不见远景。从数年前开端,他们傍边有不少人参加了工运,与同受赋闲要挟的蓝领工人站在一起,矛头直指穆巴拉克所谨记的西方新自由主义方针。

  问:我去过拉丁美洲,该地区也因新自由主义带来的灾害闹了一场革命。我们都知道,新自由主义自八十年代开端,跟着全球化成为国际的干流经济意识形态。埃及的新自由主义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

  答:新自由主义在埃及也是亲西方方针的主要部分。埃及开国之父纳赛尔将军奉行社会主义,再加上民族主义和其亲苏态度,成为西方的眼中刺。他逝世后,副手萨达特上台,一反纳赛尔的立场,自1978年“戴维营协议”后,他转而靠向西方,与以色列签下和约,从此订下埃及发展的基调。1981年当穆巴拉克接替遇刺身亡的萨达特,新自由主义也跟着里根与撒切尔夫人上台而正式登上国际舞台。他们希望透过中东的代理人,翻开资源丰富的中东商场,主要的手段就是把新自由主义根植于该地区,即鼓舞敞开国内商场、调低税率、减少公共开支、私有化产业、提高本钱的流转度等。


  埃及经济学家欧尼沙威

  问:有趣的是,为了改进形象,八十年代美国结束对拉美军人独裁政权的支撑,转而向该地区推广“民主方案”,伴随“民主方案”而来的就是新自由主义经济方针。但在埃及,美国曩昔却一向支撑独裁的穆巴拉克,即使新自由主义经济方针正处于顶峰。为什么美国不积极向埃及推销“民主方案”,一如在拉丁美洲?

  答:美国很清楚,民主可以赋予新自由主义一种合法性。但关于埃及,他们并不热衷,因为中东的状况与拉美不一样。考虑到中东地区的恐怖活动与以色列的安全,美国不轻言在埃及谈民主。这样,埃及的新自由主义便变成为一个怪胎,一个被称为“威权新自由主义”(authoritarian neoliberalism)的对立怪胎,它与民主国家的新自由主义有点不一样。

  问:可否视之为“国家本钱主义”?

  答:有点类似,但不尽相同,埃及有其共同的状况。穆巴拉克是美国在中东地区重要的代理人,每年获巨大数目的援助,共约十三亿美元之多,军方是最大的受益人。他们从支撑美国的军事行动,到支撑美国的自由经济,而且亦逐渐走进经济领域,成为巨大的经济利益集团。记住2007年埃及发作骚动,老大众抢面包,军方最终以派面包停息老大众的怨愤,本来他们也是粮食供应商,连面包店也经营了。关于埃及老大众来说,军方是隐形的总统。但可堪玩味的是,穆巴拉克曩昔企图独揽经济利益,财富流入他整个宗族手中,引起军方不满。在这次反政府浪潮中,军方最终离弃穆巴拉克,其实并不稀奇,说穿了就是“利”字当头。

  问:他们究竟怎么利用新自由主义“自肥”?

  答:这得从头说起。新自由主义作为一种经济意识形态,在八十年代的埃及逐渐成为干流,但外债仍然高筑。到了1991年,美国向埃及宽免外债,同时要求穆巴拉克依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建议,进行经济结构调整,这就是改革税制以招引私人出资、把公营企业私有化、大幅减少福利等。这种所谓“休克医治”除了引发社会动荡外,我们也必须看到,埃及的私有化其实是个圈套。控制阶级的王亲国戚早已各就各位,盗取国产。

  问:前黎巴嫩财政部长乔治·柯姆(Georges Corm)也指出,在这个不以当地大众利益为依归的歪曲体制里,中东地区便出现了巨大的“官商勾结”,而且触动全球的利益,这就是中东地区的寡头政权,和与阿拉伯石油财团有着复杂关系的欧美跨国企业,共同谱出的“窃国政治”(Kleptocraties)。在寡头政权与美国合力推动的自由经济下,私有化扮演重要的角色,这正好为既得利益者提供了盗取国产的良机。

  答:对,就是这样。在2004—2008年间,埃及政府出售大批公家银行,成果国际金融大鳄掌控了埃及的金融体制。走在开罗市中心,你会看到很多由外资接收的金融机构,随之而来的就是热钱流入,处处收买廉价的东西,股市上扬,建构一片虚假昌盛,GDP保持7%的高增长。其时,我已提醒政府,这些数字只制作了海市蜃楼,并未能让民生受惠。

  问:政府怎么回应你的提示?

  答:没有什么回应,他们太沉醉于美丽的数字。当然,他们是既得利益者。未几,政府又取消对外资出本钱地房地产商场的限制,使得这个旅游名胜进一步成为全球房地产投机炒卖之地。美资出资银行高盛旗下基金便参加其中,以7000万美元入股埃及一家豪宅发展商Palm Hills Development SAE。在2004至2009年期间,埃及乃是中东与北非地区的出资名胜之一。

  问:加强出资环境本不应是坏事?

  答:问题在于政府的方针。穆巴拉克政府对外资完全不设限,没有红利税,并取消出资本钱最低要求,外资自由进出。成果,2009年当油价下滑、热钱游走、跨国企业撤资,倒头来谁最得利?他们既没然有在埃及制作可持续性的就业机会,又没有让埃及的赤贫得到改进、经济结构得到调整,引来无止无尽的停工示威。

  问:首先建议这次反政府示威的“4月6日青年运动”,就是因在2009年4月6日支撑工人停工而得名的。那么,这可谓是一场穷人运动、工人运动吗?

  答:其实,这是一场全民运动。连中产阶级也出来了,他们是新自由主义方针的受害者,他们正在赤贫化,看不到出路。正如我前面所说,埃及的新自由主义是个怪胎,人们没有发言权、参加权,大部分财富集中在控制阶级手中,特别是穆巴拉克的宗族。

  问:公民都在受苦?

  答:只要看看统计所显示,最低赤贫线下生活的人,由2008年的10%上升至2010年的21%,而2010年生活在最高赤贫线者更高达40%至42%,政府却说只要20%左右,我敢斗胆挑战他们这个数字。再者,2010年埃及食物价格上升了30%,但政府仍然要减少粮食补贴。

  问:最终,你对这次公民带动的变革有何等待?

  答:我等待埃及公民不仅只寻求简略的民主外衣,而是也看到新自由主义的祸端。改动,应从本质的民生开端。

  易卜拉欣·欧尼沙威(Ibrahim Elesawy),英国牛津大学经济系博士。现为埃及国家方案局(Institute of National Planning)教授,埃及知名专栏作家。本文摘编自张翠荣《另一片海:阿拉伯之春、欧债风暴与新自由主义之殇》。

TAG标签:
[ 喜欢本文记得分享给好友哟 ]
频道列表页正方形图一
频道列表页正方形图一
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