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:北京赛车群

当前位置

主页 > 散文精选 >

奈何桥上烛火摇曳,经久不灭

发稿人: admin 来源于: 未知 发表于: 2019-01-22 被阅读: 在线投稿

怎样办桥上,她秉着一盏长明灯。许多人与她擦肩而过,她仅仅静静地看着桥头。孟婆说,她在这里需等上一些时辰,就可以见到一个男人。那个人,于她而言,极为陌生,却又极为了解。

  奈河桥下的水,平静无波。却不知那幽静的湖底下,又有多少人放弃了重生的机会,只为见到对自己来说极为重要的人。她轻倚在桥上,目光冷漠。突然,心不由自主的怦怦直跳,她站直身子,眼睛死死盯住桥头。这是一种心灵感应—与生俱来的。她的手紧紧的攥住长明灯的柄,指尖泛白。跟着灯火的悄悄摇曳,看他慢慢出现在自己的视界中—仍是最初的模样,黑发梳得一丝不苟,挺拔的鼻梁上架着一幅眼镜。身材修长,深蓝衣服烘托得沉稳庄重,他的眼角竟是一丝皱纹都没有—她心生奇怪,年月竟未侵蚀他的容貌。他显然也看到了她,脚步顿住,一脸的难以置信。她捂住嘴,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啜泣。终是再也不由得,丢掉长明灯,向他跑去---

  “爸爸……”

  父亲的怀抱好温暖。她不由得的想。她将头埋在父亲的怀里,依旧是那了解的古龙水气味—-即便她仅仅只在小时分闻过,但这滋味任是她怎样也忘不掉。半晌,她听到他悄悄问。

  “小思”?

  “爸爸……太好了,我认为你不记得我了……”她哽咽着道。她感觉到他紧紧环住她,声响发涩:“小思……你和……过得好吗?”

  她用力允许,又用力摇头。爱情的冲击使她将多年的怀念迸发出来,一发不可收拾,竟是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  他叹一口气,悄悄揪了下她的耳朵。父亲总是喜欢揪她的耳朵,她想。他的手一下下的抚过她柔顺的黑发,就像小时分将小小的她抱在怀里,边讲故事给她边抚摸着她的发。她乖顺的偎依在他怀里,悄悄闭上眼睛,一动也不想动。

  一旁被她扔掉的长明灯,忽地消灭。

  她睁开眼睛。刺目的阳光瞬间涌入,她不得不抬手挡着-—但是激烈的光线仍是透过指缝钻入了她的眼睛。她用手摸摸了脸庞,被阳光照耀的炙热无比。耳畔仍是吵闹的人声和令人心烦的鸣笛声—她看向死后的公园长椅。刚刚睡着了吗?莫非仅仅做了一个梦罢了?难怪爸爸的脸庞仍是年轻时分的模样-—最后一面她见到的样子。她无奈的摇摇头,明明,是爸爸在她很小的时分就离开了她,从她两三岁时,她便只要了妈妈。她应该遗忘他的-—人们总说小时分是没有记忆的。可怎样,自己偏偏就记得那么明晰呢?明明是不应该对他有爱情的,乃至还要恨他才对-—由于她还那么小,他是抛弃了他们母女……可能是这层,不可磨灭的,永远也不能改动的血脉吧。

  她缓步走出公园。好像,她要和同学约好去玩儿来着?

  算了,仍是回家吧。

  踏上马路,她的目光松散,居然忘记了去看红绿灯。

  一辆车飞驰而来。

  “小姑娘!让开—”

  “哧---”她闭上眼。

  怎样办桥上,她秉着那把长明灯。烛火摇曳,经久不灭。

TAG标签:
[ 喜欢本文记得分享给好友哟 ]
频道列表页正方形图一
频道列表页正方形图一
二维码